cms520jlq

青黄 这一路走来 5

糖心蛋:

这更,如果有看到最后的小天使,可以告诉我有啥感想么=w=


5


青峰开始疯狂的喝牛奶,起因是黄濑迎来了生长期,原本半个头的差距短短半年竟拉长到一个头,再好几次头顶不慎撞到黄濑下巴后,青峰开始他的增高计划。


黄濑一天喝两袋牛奶,他就要求喝四袋。


黄濑一顿吃两碗饭,他就要干三碗。


黄濑不爱吃水煮蛋,他就乐不屁颠帮其解决,喜滋滋吧唧吧唧一边嚼一边妄想,嘿,我比你多吃一个蛋,明天就比你高了。


在这般锲而不舍的急功近利下,青峰如愿的营养过剩了,当春节回外公家过年,外婆慈祥搓揉他圆脑袋并欣慰的感叹,“我们大辉终于从瘦皮猴脱胎换骨成小胖墩啦!”时,青峰头一次感受到世界的恶意。


他如遭晴天霹雳、精神恍惚、玻璃心破碎摇曳风中般在七大姑八大姨面前飘过,逢人便问:“我胖了吗?”


表妹小桃嘬着棒棒糖,点头,“阿大,圆圆圆!”


姑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红包,笑微微,“胖了好,以后有福气咧!”


外公抖着腿一口闷干二锅头,“就说不能让你妈带你,明儿跟我的兵跑十公里去!”


彦川给外公斟上酒,笑呵呵打圆场,“小孩嘛,还没抽条呢,等他到凉太这个年纪吃再多也不会胖,您看凉太……”顺手捏一把黄濑胳膊,“整就一竹竿。”


竹竿桃花眼微蹙,不满道:“我脱掉衣服可是一身精壮肌肉。”


一席话惹得三代人皆拍桌大笑,气氛一时到达顶点,小一辈熊孩子们围着黄濑蹦跶高喊:“脱脱脱!”,老一辈婶姨叔舅把压岁钱发到黄濑手里摸一把小脸后,转头将仇恨转移到彦川身上,一面灌他酒一面羡慕,“咱要是也能生出这么标致一竹竿……别说竹竿,鱼竿咱也愿意!”


青峰愤愤望一眼害他发胖的被花团,不,人团围住的罪魁祸首,好似秋风扫落叶般扑进他妈怀里,问,“什么是抽条?我也想抽条!“


雪蕙好气又好笑的敲敲他脑袋瓜,“我说你这倒霉孩子到底在急个啥?”


于是,年后,青峰过了个有史以来最悲催的寒假。


每日晚饭后,雪蕙就开车载青峰到市中心广场,双手一抛咻一声将小胖墩扔进


跳广场舞的大妈中,勒令其减肥,转身挥一挥衣袖不鸟其平地三尺的暴跳如雷,悠哉哉逛街去了。


青峰脸都快气白了,恨不得打个地缝钻进去,最炫民族风的咚咚锵锵在广场上空萦绕不觉,配乐愈欢快处境愈羞耻!啊——青峰四肢不协调地左扭扭、右扭扭混迹在一群大妈中努力让自己缩小缩小再缩小,大有成为世上最年轻精分的趋势。


黄濑拿着DV,青峰躲哪儿他就跟拍到哪儿,边追边道:“小青峰,这儿该扭屁股啦!”


青峰闻言,当真扭了扭,随后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刮子。


“你给朕退下啊——”,他在大妈们富有节奏感的扭动中东逃西窜,夺命狂奔。


黄濑举着DV紧追不舍,“恕微臣无能为力啊,太后懿旨命臣记录下您的曼妙舞姿啊,皇上——“


“你个卖主求荣的叛徒!“


“啧,小青峰,让你上课认真听讲别睡觉,你非不听,看看,都上三年级了,还在乱用成语……“黄濑仗着腿长,两三步追上青峰结束一场速度与激情,勾起他背心一路拖回广场中央,然后,一腿半跪一腿曲起,拿着DV的手伸直向前,笑若星辰的对他说,”跳吧。“


青峰不知怎的忽然想起电视上热播的某部狗血肥皂剧的画面,那男主人公就这样,就是黄濑当前的姿势,手捧玫瑰对女主角说着什么,然后他双眼就被他妈捂住了,只听到一些琐碎的“情啊“,”爱啊“,”你啊“,”我啊“就抵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青峰没兴趣了解那被妈妈手掌挡住的画面是什么,当他成长到已知晓一些所谓情感的年纪,不止一次笑话他妈品位低俗,可雪蕙却一反常态,非但没恼怒反倒捏了捏已比她高一人头的儿子的肩膀,无奈笑,“傻小子,要是现实允许低俗,人啊,就不用活得那么累了……”


他也是很久以后才懂这句话的。


而现下,年仅九岁的青峰小朋友只是想,如果他哥把那讨厌人的DV换成玫瑰花该多好,就算让他天天跳广场舞他也乐意。


 


后来,高三的散伙饭,他打肿脸充胖子结果被全班同学一人一杯给灌了个底朝天,晕晕乎乎软瘫在椅子上,隐约听到有人打电话。


“喂,凉太哥,大辉他……”


之后彻底人事不省,醉死过去。


翌日,夜11点,街上几乎人烟绝迹了,黄濑神秘兮兮领他出门,那时黄濑刚拿到驾照,偷偷开走家里的车,一路奔至市中心广场,广场依旧老样子,商业步行街两侧环树,中间留一大块空地供随时代更替队伍越发壮大的中年大妈们跳广场舞。


“喂,你带我来这干嘛?”青峰只着背心,沙滩裤,夜风吹来,不禁有点凉。


“阿嚏——”夜深人静中他打了个无比响亮的喷嚏。


“小青峰冷啊,来,投入哥哥宽阔的胸膛,让我温暖你!”


“滚。“青峰揉揉鼻子笑骂道,随即一步上前,与黄濑四目相对,咧嘴笑,“应该是你投入我怀里才对,我现在比你高了……”他扫一眼黄濑头顶。


“还比你壮……”他一把脱去背心露出引以为傲的腹肌和胸肌,得瑟。


黄濑被他逗得笑弯了腰。


“咳咳……说正事,带我来这干嘛?”青峰戳戳只顾狂笑到飙泪的黄濑,干咳两声,掩饰尴尬。


黄濑抹去眼角泪花,掏出手机,一手搭着青峰肩膀道:“咱们重温个东西……”


说罢,点开视频播放。


只一秒,青峰脑门直降十道黑线,囧得无以复加,劈手去夺手机。


“操,要死啊,这玩意儿不是被我毁尸灭迹了吗?怎么还有?!”


“悠着点!”黄濑灵活似鱼,矫健的避过对方一招招猛虎掏心,“这可是最后的残骸了!”


“黄濑,你给我删了!”青峰咆哮。


黄濑遥遥吹口哨,“叫声哥,我就删。”


青峰笑出一脸狰狞,“哥。”


“哎,你说什么?大声点,风太大,我听不清啊——“黄濑掏耳朵化用经典台词。


“哥!!!!!“青峰气壮山河的嚎一嗓子,感叹号迸射而出直插云霄。


“哎呀呀,你吓鬼啊……“黄濑手捂心口,佯装小心肝震碎状,”委婉点。“


“操,你他妈玩我呢么!?“青峰恼羞成怒,一个箭步上前准备和黄濑干一架,却被他下个动作怔在原地。


黄濑不知从哪摸出朵玫瑰。


火红火红的,比多年前热极一时的电视剧里的还要红。


只见他慢慢蹲下身子,一腿半跪一腿曲起,拿着玫瑰花的手伸直向前,和许多年前一样,他依旧笑若星辰,面如桃花。


然后他说:“给哥跳一个呗!”


讨人厌的DV终于变成玫瑰。


可青峰却从未体验过有哪种梦想成真的感觉是夹杂无穷傻逼和疯狂的血液逆流的。


这太傻逼了!他想。


但他看着玫瑰,红似泣血,心脏止不住狂躁。


最后,他还是没有跳,坚守此生绝不傻逼二回,扑过去与黄濑扭打在一起,如同幼年二度相见时一样。


“跳你个阎王庙!”青峰一拳揍过来。


黄濑笑嘻嘻握住青峰看似凶暴实则软绵绵的拳头,好似抱憾终身的叹息,“唉——可小青峰昨晚趴哥哥背上可不是这么说的噢——“


拉长的尾音极其欠揍,那痞痞的语气让青峰恨不得低头堵住他的嘴。


可,那时,他毕竟还是不敢。


于是他伸手捂住他的嘴,任潮湿的热气喷洒在掌心,柔软的嘴唇磨蹭过纹理。


那是青峰十八岁的夏天。


漆夜温柔的星星,渐渐褪去的蝉鸣,叶声沙沙的梧桐,长风轻抚的街道,以及不断循环播放黑历史的手机和令人心猿意马的黄濑。


TBC



评论

热度(69)

  1. togn"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2. cms520jlq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3. 红芭蕉绿樱桃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4. 安妮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5. 衫阿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6. smile 然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